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脑洞
我的眼睛看见鬼【韩张】
又名“小鬼帮你耍对象”

某天开会,韩文清看见会议桌上做了个小孩,他很疑惑,以为是哪个员工的孩子,没管。然后那个小孩子就自己玩自己的,不是扯谁头发就是用小纸团扔人,但是大家好像没看见一样,以为是旁边的人干的。会还没开完,小孩爬上会议用的圆桌上,跑到每个人面前对他们做鬼脸,跑到韩文清面前的时候被韩文清抓住腿,让他下来。张佳乐很惊恐:“老韩你跟谁说话呢?”小孩就乖乖下了桌等韩文清开完会。

晚上的时候小孩告诉韩文清,自己是鬼,因为是少儿鬼,所以如果没实现自己的心愿的话就不能去轮回,想要韩文清帮帮他。韩文清问他的愿望是什么,小鬼说无非是游乐园啊看电影啊跟玩有关的,很简单的。韩文清刚开始不准备答应,小鬼就开始给他捣乱,比如说训练的时候突然碰一下他的手让鼠标划一下,韩文清端着水杯回座位绊他一下结果水撒在电源上,或者是趁韩文清跟韩文清的策划部讨论银武升级的时候让笔没墨之类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但最多的还是对张新杰的恶作剧,像是乱调闹钟,把眼镜拿到韩文清那儿去,训练的时候替换他和韩文清的水杯。韩文清很生气,对小鬼说不准找张新杰的麻烦,小鬼不服气,因为张新杰对韩文清很重要,所以希望用这种方式让韩文清同意帮助他。迫于无奈,韩文清答应了。

于是老韩就开始了和小鬼同居的生活。

刚开始他还不适应,总是把小鬼当做真正的小孩,碰到事情要跟小鬼说一声,整得公司人以为他撞了邪,特地请了个道士来驱邪,结果被小鬼给吓走了。

小鬼的第一个愿望是想看看海上日出,但是因为日出时是他力量最弱的时候,所以不能韩文清一个人带他。韩文清问,他跟谁可以,小鬼说,张新杰吧,你俩气场挺搭,所构建的“场”比较适合。于是老韩就约了新杰看日出。海上日出果然很好看,也很让人感动。张新杰看着一轮红日缓缓从海面上升起,说:“希望以后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一起看日出。”韩文清心里一动,道:“嗯,我们跟霸图会永远在一起。”

小鬼的第二个愿望是想去迪o尼看晚间的花车巡演,不过人气太足对他有影响,还是必须韩文清和张新杰跟他一起去。刚好霸图和轮回打完一场,江波涛送两张票给韩文清,让他好好玩。小鬼进了游乐场什么都想玩,让韩文清他们去,韩文清突然就觉得他们好像一家人一样。到了晚上花车巡演,小鬼骑在韩文清肩膀上看烟花,人很多,为了不被挤散,韩文清一直紧紧握住张新杰的手,烟花一朵朵绽放,他转头看着身边人被烟火映照的脸,忽然间觉得,这样也挺好。

小鬼的愿望一个个被实现,同时他也越来越虚弱,原来韩文清还能感觉到他是个实体,现在只能看着他越来越透明。小鬼说,他的愿望实现了,所以他离去轮回也不远了,韩文清信了。在全明星周末上,王杰希跟韩文清说,小鬼要不行了。韩文清第一反应是原来王杰希开天眼是真的,第二反应是小鬼怎么了。王杰希告诉他,小鬼跟他一定有什么联系,不然小鬼不会找上他,现在小鬼身上的“气”越来越弱,说明小鬼马上要消失了而不是去轮回。

韩文清马上跑回去问小鬼,他是谁,他为什么来到他身边,现在有什么方法能救他。小鬼于是对他说,他是韩文清跟张新杰的孩子,不过不是这个时空的。他所处的时空里面韩张已经分开了,两个人都有不想分开却又不得不分开的理由,他说他想挽回韩文清和张新杰之间的感情。他去了很多其他世界,可是最后两个人都分开了。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多,他能在每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就越短,如果最后一个世界的韩张还没有在一起的话,他就会彻底消失,而所有世界的韩文清不仅不会和张新杰在一起,甚至永远也碰不到张新杰。韩文清很迷茫,他还不清楚自己对张新杰的感情,可也舍不得小鬼消失,他一想到自己可能永远碰不到张新杰,心脏就会停止跳动。或许,这就是爱吧。

我在这个世上,唯一寻找的,就是你。
不管是哪个世界,我们永远在一起。

评论 ( 2 )
热度 ( 6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