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黑邪】其实只是原来的旧文,我真是卑鄙=w=

隔壁村的老张走了。

黑瞎子刚一回村就听见了如此振奋人心(自认为)的消息,内心激动万分,仿佛有数万只,哎,那啥儿玩意,草泥马,没错,就是草泥马,呼啦啦地从自个心里奔过,弄得他整个小心肝都一颤一颤的,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依旧满脸沉痛:“啊,老张这么好个人,咋就走得这么早啊。”正在一旁暗暗抹泪的陈大曦一听村长这么说,哭得更凶了,眼泪哗哗往下流,眼泪鼻涕全糊一块儿了,本来就不咋的脸,现在看去,更是惨不忍睹。

她一边哭一边抓着村长的爪子【划去】手,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吧,起,起灵这么好的一个人,咋,咋就走了呢?”抬眼一看村长一脸悲伤,怕是想到了以前俩人同穿一条开裆裤,同睡一张炕,同啃一个玉米棒子的事,不由悲从中来,眼泪鼻涕同飙。

黑瞎子什么也没说,默不作声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啊,会不会生疮啊?拍拍陈大曦的肩,什么也没说,慢慢往村头办公室走去。路上遇见了本村卖豆腐的云彩,特意过去打了个招呼。

云彩,村西头阿贵家的女儿,专门卖豆腐,他家的豆腐,纯手工制作绝不掺假,大豆一粒粒个大饱满,豆浆香醇可口,那豆腐,味道更是妙不可言,更别提云彩人长得标致,少数民族姑娘,唇红齿白,肤白貌美,有能干会持家,多少爷们儿眼巴巴地瞅着她,只求她能回头看自个儿一眼。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就凭那几个歪瓜裂枣,云彩能看上他们,就是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其实,云彩心里早有意中人,就是隔壁村的老张。人小伙长得多俊啊,就站在那儿也能迷倒一群小姑娘大媳妇,而且人还很肯干,每日起早贪黑把自家养鸡场办得是红红火火,半年前更是娶了个城里媳妇,风风光光地办了一场。至此,云彩的单恋才告一段落,开始考虑邻村王月半的示爱。但!是!人小姑娘心里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啊,一听说人走了,扔下手里的活儿,火急火燎地就往老张家里去,这不,刚回来。

黑瞎子听说云彩去看了看老张,就上去问她话:“听说,你去老张家了。”点头。“咋样?”“村,村长。。。。。。”“别哭,你就告诉我,那,”黑瞎子吞了吞口水,“那小嫂子,咋样了?”

小嫂子本名吴邪,外号小天真,是老张从城里带回来的,带着一股城里人的金贵和一身好闻的书卷气息,一笑,就露出那小犬牙,看起来既天真,又阳光。那哑巴刚把媳妇儿带到黑瞎子面前,黑瞎子就忍不住破口大骂,娘咧,这么美好个人咋不是自己媳妇儿,偏个看上那三棍子打不出屁来的哑巴呢?此后,每每瞅见那天真的小嫂子跟在哑巴身后一口一个小哥,黑瞎子就忍不住捶墙。

云彩吸了吸鼻子,眼圈红红的,跟个大兔子似的,慢吞吞地说:“小嫂子可伤心了,听那胖子说,是哭了晕晕了还哭啊。”

黑瞎子在脑海中默默想了下,小嫂子坐在炕上,偷偷抹着泪,一张小脸哭得是梨花带雨,眼睛红红的,嘴巴红红的,喘着气喊自己:“瞎子。。。。。。”诶,打住,不能再想了,再想就收不回来了,

黑瞎子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看小嫂子。”顺便揩点油什么的。

然后他就乐颠颠地上路了,想着自己怎么用伟岸的身躯来包容小嫂子,小嫂子怎样投入自己的怀抱,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只留云彩一人,站在村口,呆呆地看着村长渐行渐远。。。。。。

黑瞎子乐得不行,大老远就瞅见小嫂子站在自家院子里喂鸡。他逆着阳光,脸上噙着笑,小脸上还带着泪痕,这个场景,美得就跟一幅画似的。黑瞎子一介粗人,实在找不出啥优美的词语来修饰眼前的景儿,挠挠头,向前走。

“小嫂子!”热切打招呼。

“瞎子!”略带吃惊,“你怎么来了?”

吴邪声音带着水乡人的软糯,黑瞎子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听说哑巴走了吗,特地过来看看,有啥能帮忙的。”

不说还好,一说就勾起了吴邪的伤心事,眼圈不由得,又红了。

黑瞎子一看,慌了神,赶紧把人往自个儿怀里搂,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道:“啊,不哭不哭,我在这。。。。。。”

“你想对我媳妇儿做什么?”

黑瞎子觉得脖子一凉,慢慢转头,看见张起灵拿着把杀鸡刀抵着自己脖子,脑海里回想着俩儿字:完了。。。。。。

默默哭泣的陈大曦:诶,村长,你咋不听我把话说完啊,起灵他,去城里卖鸡蛋了啊。。。。。。

 

————————————————END————————————————————————


啊哈哈哈,相信绝对有人看过,很渣的啦=w=

本命有很多,但最近不想动笔,拿这个来充数了,望大家见谅=w=

 

数数本命,嗯,all邪,all黑子,all艾伦,露中,米英,独意,金钱组,土希,菊耀,港耀,楚路,鬼白,mop,路蜂,十漂,翼漂,天红,击红,双波,声爵,警爵,千救,铁救,六通,啊,不知不觉间已经这么多了啊,顺便,怕名不分先后,以及,此数量还在增加中=w=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