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今天也要和bee一起愉快地玩耍 1

我是二十一,花费三个星期终于码完了这一篇关于路蜂的短裙电车痴汉梗,各种累=w=

 

本来是国庆一放就放上来的,但鉴于我拖延症晚期,就算了=w=

 

快睡觉了,废话不多说=w=

 

分级:R18(18岁以下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我知道你们都不会听的)

 

 

 

 

 

电车门缓缓开启,漂亮的金发少女带着些许羞涩,在门前踌躇了一会,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挤了进去。

 

羞耻,这是大黄蜂最真切的感受。哦,该死,他就不该答应爵士和横炮他们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现在可好。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现在,他正穿着,本该是那些花季少女们所热爱的,可以凸显自己洁白修长的双腿的短裙!事实上,如果只是普通的短裙并没什么,但!是!当他看见爵士坏笑着拿出这条裙子,萌蜂表示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一条黑色的,带着经久不衰且永远受人欢迎的黑色蕾丝边,以及那种让人尴尬的长度。

 

“行了,bee别发呆了,穿上试试。”双胞胎不怀好意地推了大黄蜂一把,大黄蜂呆呆地接过裙子,步履不稳地走向厕所。“yooooooo~bee,不错嘛。”双胞胎吹了一声极为轻佻的口哨,使得大黄蜂本就因害羞而泛红的脸更红了,似乎还在冒烟。

 

“那个,爵士哥。”大黄蜂不安地捏了捏裙角,“什么?我们可爱的little bee?”爵士愉悦地挑了挑眉,哎呀,我家bee真是非常可爱呢~“这个,嗯,裙子,是不是太短了?”似是像下了很大决心,大黄蜂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嗯?有吗?我们并不这样认为。”“可,可是这个,也太短了吧。”“没有啊,刚刚好啊。”双胞胎笑着注视着大黄蜂。

 

少年光洁修长且白皙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一阵风吹过,微微抖了抖,洁白的皮肤衬着黑色的蕾丝,很适合他,加上他从小受兄长们的照顾,身材高挑却透着些许瘦弱,金色的发丝貌似有些长了,微微垂至肩上,从背影看很像女孩子,脸上有着点点婴儿肥,大大的明亮的如天空一般纯净的双眼含着委屈、不满与羞耻,真的很可爱呢。少年似乎很不习惯穿裙子的感觉【废话,男生穿过裙子吗,底下漏风很不舒服诶】,更加用力地捏紧了裙角,头埋得低低的,他不敢弯腰,因为真的太短了,只要微微一动,裙子就会掀起,然后,你们懂的。“哦呀,今天bee的胖次是蓝白条的呢。”横炮笑了笑,引得大黄蜂不满的怒视。“行了行了,现在该回去了,bee的短裙要好好穿着哦,裤子我拿走了,放心,今天大哥他们很晚才回来。”四人在校门口告别,大黄蜂长叹一口气,任命地背起背包慢慢挪到电车站。

 

电车上人很多,大黄蜂费力地挤进一个偏僻的角落,期间一直用背包遮挡着裙子后面以防不测,好不容易找到个不错没人的地方,刚想松口气,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只手,一只冰凉的带着茧子的手缓缓靠近大黄蜂的双腿,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在少年细腻的腿部肌肤上滑过,少年不舒服似的往下挥了挥,就再没有了其他动作。来人很满意,常年处于面瘫的脸上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血红色的眼睛里带着淡淡笑意向着少年靠近。

 

那一双手,粗糙、宽大却又不失灵活,细长的手指在少年的肌肤上游走,如弹钢琴般,他,那个男人很满意,少年独属的活力与朝气,光滑有弹性身体,无不刺激着男人的食欲(各种意义上,你们懂的)。他就站在少年身后,紧贴着少年,随着人群的骚动更加向少年靠近。他低着头,呼出的炙热的气体喷在少年的后颈(我知道你们想到了谁,不用说出来),那一小块肌肤在男人的注视下,渐渐变得粉红,他再次表示,很满意。

 

大黄蜂觉得不舒服,本来对于自己穿裙子这是就不怎么愉快,只希望能早点回家,但在上车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个奇怪的目光。嗯,怎么说呢,那就好像是猎手遇见了自己中意的猎物一直死死盯着不放的感觉,这让大黄蜂感到非常不适,好不容易找到个稍微偏僻的地方却总感觉有人在骚扰自己。没错,是骚扰,起先他以为只是不小心碰到的,现在,他可以肯定,不是。

 

开始只是用手指轻轻触碰大腿,大黄蜂想往旁边靠,无奈实在太过于狭窄只好挥挥手以示警告,但哪想来人却越发过分,现在竟然,竟然。。。 。。。想到这,大黄蜂不舒服地扭了扭,那个紧贴他背后的男人火热的唇靠近他的耳朵,用他那沙哑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在大黄蜂耳边警告道:“别动。”并象征性地挺了挺胯,大黄蜂的小脸更红了,他感受到了,滚烫,巨大。

 

男人的手继续不安分,那双大手揉捏着大黄蜂的臀部,大黄蜂强忍着愤怒,只想着下一站赶紧下车。那双大手继续游离,掀开柔软的棉质衬衫,温柔地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并不时轻啄他较为敏感的颈部和耳朵,看着那些部位慢慢变红,因为自己的小恶作剧而害羞得颤抖,“很喜欢吧,其实你,真是非常可爱呢,little bee。”一直在臀部徘徊的手也渐渐穿过两腿间,轻轻地揉捏起前面微微抬头的分身,“哦呀哦呀呀,你也有感觉吗?”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不停舔舐着他的耳廓,还模拟着性交的样子在耳洞里进进出出,黏腻的水声就在他的耳边响起。手指不安分地在大黄蜂的腰上来回滑动,渐渐往上,捏住那娇嫩的淡粉色的因为情欲而微微变硬的乳尖,在其下的那只大手将少年蓝白条胖次褪下,带着一丝邪笑恶劣地用着不大的力道拍打着少年挺翘的臀部。长时间的蹂躏使少年一边的殷红被捏得很痛,臀部也是,都红红的,似乎还泛着缕缕热气,被但疼痛中又带着丝丝舒服。等等,我才不是受虐狂啊啊啊啊!此想法来自惊恐的纯情少年bee的丰富的内心世界。

 

男人含着大黄蜂敏感的耳垂,大手在其身上游走,带给大黄蜂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很舒服,又有些难受。大黄蜂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感受,他被兄长们保护得太好了,对于这方面简直就是一张白纸,但,就是这张白纸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在上面标上属于自己的痕迹。大黄蜂被这种奇怪的感觉快要折磨疯了,他紧紧地抓住身旁的扶手,身子难耐地弓了弓,却引得身后男人更加剧烈的喘息声,男人的声音带着厚厚的鼻音:“小鬼,不要怪我。”(更像了,我就知道)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润滑剂(随身携带?),用沾着粘腻的半透明液体的手拿着在大黄蜂面前晃了晃,大黄蜂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也为那些液体而红了脸,男人用他另一只手抓住大黄蜂的手,让大黄蜂亲自拧开盖子,轻笑:“蜂蜜味的哦,会喜欢的吧,你。”大黄蜂不安地扭动起来。

 

男人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分开少年柔软的臀瓣,另一只手则带着黏糊糊的淡黄色半透明的膏状固体均匀地抹在他的下半身,大黄蜂害怕得直发抖,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从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你很害怕?”男人的嗓音略带些疑惑,“废,废话,我我我从来没有。。。 。。。”“我知道。”“你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像一个变态,我我。。。 。。。”少年的声音中有着恼怒,似乎还夹着些许细小的啜泣声。“别哭。”男人低头,吻了吻大黄蜂微微发红的眼角,粗糙的舌头舔舐着大黄蜂的眼睑,“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有些喜欢你了。你记不记得你曾经打电话给警局说感觉有人跟踪你?其实是我在看你,你笑起来真好看,但这事被我上司知道了,都是那个讨人厌的尖叫鬼告的密,所以我只好在你回家的车上默默看着你。你最近是不是一直觉得有人在电车上骚扰你?其实那也是我,哦,炉渣,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讨人喜欢,我敢打赌如果不是我在这铁定有一群欠回炉的杂碎上前打你注意了,我实在保护你。当然,我自己也忍不住了,特别是你现在的样子,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引人犯罪。。。 。。。”

男人一直在喋喋不休,大黄蜂却愣在原地。他,喜欢我?大黄蜂有些不明白,“那你,你为什么要这,这样,欺负我?”尾音微微上翘,“我没有欺负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可能你现在不会明白,但以后我会用事实告诉你,我,喜欢你。”男人说完,一下吻住了大黄蜂还想说些什么的漂亮的粉唇。

 

灵巧的舌滑进大黄蜂的嘴里,轻轻叩开牙关,将洁白的小巧的牙齿一颗颗舔过,随后卷起那条由于主人紧张而不知该放哪的小舌,纠缠,与其共舞。大黄蜂的嘴被迫张开,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呜咽声,嘴角滑下透明的液体,在电车内灯光照耀下闪着银光。男人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按压着大黄蜂的后穴,那里已经湿了,但还没扩张,这不行,自己一定要让bee 了解,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我也是,不过我希望我能自己亲自上)。

 

伸进第一根手指,里面热热的,肌肉蠕动着,不知是邀请还是拒绝。难受,这是大黄蜂唯一感觉,涨涨的,很不习惯。“放松,放松。”男人拍了拍他的臀部,同时动用另一只手安慰他被人遗忘很久的一直无助哭泣的分身。“啊!”大黄蜂惊呼,因为之前被打过的依旧红艳艳的屁股被拍打起来,竟给他一种别样的快感,再加上男人那粗糙的大掌抚摸着基本上没用过的分身(废话,bee是很纯洁的),让大黄蜂止不住地颤抖,发出细小的呻吟。“嘘,安静,别忘了这是哪。”大黄蜂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心中祈祷着不要被人发现。男人皱了皱眉,才刚开始就这么紧,虽说感觉不错,但绝对会弄疼他的,这应该是两个人都享受的事。

 

待第一根手指在里面已经能说得上是勉强进出无碍后,才缓缓地,撑开后穴,滑进第二根手指。“bee里面热热的,咬着我的手指不放呢。”男人说出带着情色的话语刺激着少年,同时揉捏前方的手也不停歇,已经有白浊液体从柱身上慢慢滑落。最后一下,男人略带些尖利的指甲划过铃口,“啊!”少年发出一声短促的,夹杂着欢愉的尖叫,火热的白色体液溅出,男人眼疾手快地接住了,然后当着大黄蜂的面,从口袋里拿出一天手帕,把自己的手擦干净,并将手帕放在自己的鼻下,深吸一口气:“啊,好厉害,连bee的体液都带着一股甜味呢。”大黄蜂已经害羞得说不出话了。

 

“bee准备好了吗,我想我要进去了。”“我,我不知道。”大黄蜂扭了扭屁股,男人眼神暗了暗,明知道少年没那个意思却也忍不住往那方面想。他拔出手指,带出些许液体,“啪嗒”,是液体滴落在地板的声音,“咔”,是皮带叩开的声音,“嘶”,是拉开拉链的声音。先是头部在入口处慢慢摩挲,“说真的,亲爱的,如果你讨厌我就离开,我是真的喜欢你,一点也不想你受到伤害。”大黄蜂抬头看了看男人,眼角泛红,大眼含着泪,一张小脸红得发烫,又可爱又诱人。他一把拉住男人的领带,男人被迫低头,两人吻在一起,“没事的,”大黄蜂含含糊糊地开口,“我觉得我也有些喜欢你了。”

 

滚烫的肉仞撑开内壁,内壁挤压着,男人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怎么样,dear,还习惯吗?”他低头,一边亲吻害羞的大黄蜂一边问,并缓缓开始小幅度地抽插。大黄蜂紧紧捂住嘴,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赞,有些难受,而更多地是舒服,他轻轻扭了扭腰。男人被他的举动给逗乐了,也好,至少他也是舒服的,然后开始了猛烈地撞击。

 

“啊。。。 。。。额,慢,慢点。。。 。。。”

“dear,小声点,你也不希望被人发现吧。。。 。。。”
“唔唔。。。 。。。”

 

大黄蜂面色潮红,双唇微启,粉嫩的舌尖露出,惹得男人扳过他的下巴,又是一通热吻。两人结合处早已湿哒哒黏糊糊,抽插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大黄蜂的分身再次高高翘起,他忍不住伸手,想摸一摸,揉一揉。但男人阻止了他,大黄蜂发出不满的声音。“不可以,如果弄脏了会很麻烦的。”大黄蜂停下了,这该,怎么办?“求我啊,我有办法。”男人恶劣地轻笑,大黄蜂窘迫急了,最后只得拉下脸,“求,求求你。。。 。。。”“哦呀,这可不行哦,必须叫我名字。”名字?!“该死!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大黄蜂低吼,男人笑了笑,“那还真是我的错。”然后一记深顶。

 

大黄蜂舒服得双腿打颤,“Barricade,路障。待会记得叫我名字。”更加用力地顶入,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避孕套(路苏苏,真有你的啊,什么都有),撕开,轻笑:“本来是准备自己用的,但弄脏了也不好,暂时就这样吧。”然后,略带怜爱地为大黄蜂戴上。“哦呀,看起来很可爱呢。”羞窘,只有这个词能形容少年现在的处境,白色的套子太过大了,使其不得不紧紧抓住根部才能确保不漏出什么来。

 

大黄蜂虽是捂住了嘴,但仍旧有一丝丝呻吟泄露,四周的人忍不住转头望着他们,被路障凶狠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他咬住大黄蜂的耳垂,细细啃咬,“你知道吗,我本来想带个口塞球来的,但是太显眼了。”“路,路障。。。 。。。”少年转头,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望了一眼男人,脸上带着未干的泪水,小嘴红艳艳的,一开口粉嫩的小舌隐隐约约,让人忍不住,想在他身上打上自己的标记,路障这样想着,低头吻住了大黄蜂。“啊,啊啊。。。 。。。路,路障。。。 。。。”“没错,就是这样,叫我名字,再叫一次。”“啊啊,路,路障,我我想。。。 。。。”路障亲了亲大黄蜂的脸,“我知道,bee,等等,等我一起。”

 

两人动情地吻在一起,身体紧紧相贴,四周嘈杂,但他们却什么也听不见,似乎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我喜欢你,bee。”“我想我也是,啊!”路障紧紧搂住大黄蜂的腰,“接受我吧,全部,一滴也不剩。”热流冲涮了大黄蜂整个身体,他被烫得打抖,身体分泌出大量的汗水,稀薄的白色液体射进套子,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像是一条搁浅的鱼,路障亲了亲他的颈脖。

 

路障把头放在大黄蜂的肩上,漫不经心地种下一个有一个淡粉色的“草莓”。“拔,拔出来。”小小的声音传来,路障一挑眉,“你确定,那些液体顺着你的大腿根往下流。。。 。。。”一边说着,一边揉捏着大黄蜂漂亮的臀部。“我我。。。 。。。”大黄蜂害羞地低下了头,“别担心。”路障拉起大黄蜂的手,亲了亲,“别担心,我早有准备。”说完,拿出一颗粉红色的,跳蛋(我就看看,不说话)。

 

从那柔软的后穴中抽出就算疲软却依旧粗大的分身,拔出时发出“啵”的一声,大黄蜂可以感觉到那温热的液体从后穴中流出,他红了脸,路障眼疾手快把跳蛋塞了进去,打开开关,“嘤。”跳蛋拍打着柔软的内壁,差点让大黄蜂腿一软给跪下。路障搂着他,“走了,我的bee。”

 

出了站,天色渐暗,行人来去匆匆,大家都急着往家赶,路障看了一眼身边这个面色潮红的人,看他在快感面前站不住脚,他笑了笑。

 

亲爱的bee,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第二天,大黄蜂请假,据说某个条子被护短的兄长们打得很惨。

 

————————————————————END———————————————————

 

待会去贴吧放,有什么明天再说,可能很渣,没那么美味,吃完记得剔牙=w=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