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我们来吃糖吧OvO

那句话听过吗,自古黑金是be,带我入坑的第一对cp,就算再难吃我也笑着给吃完了,刀子和糖我都给吞了【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个绝技生吞刀片】,总之,路蜂这对吃定了


他注视他很久了。多久?几百年?几百万年?

那是赛博坦曾经的黄金时代,贵族们极力掩饰却依旧掩盖不住内在的腐朽,就像长在悬崖上的枯树,外表完好无损,可內里早已被蛀噬一空,脆弱不堪。

路障依然记得,赛博坦主恒星的光辉浅浅地洒在那个黄色的小个子家伙身上,像是为他镀了层金,不过很快,他又对此不屑一顾:这么显眼的颜色,战场上固定的活靶子。那个小家伙,带着对这个时代的美好幻想,带着对领袖的憧憬,天真的有点傻。他想,然后狠狠地挥舞着拳头对着眩晕的脸揍了下去。

之后,战争爆发,路障追随着威震天南征北战。我不是在服从Lord,我只是在遵循自己的芯。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他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徒手挖出同类的火种,看着他们带着痛苦的表情缓缓倒下。可是不管他杀了多少TF,眼前依旧有一个黄色的身影,似一只幽灵,怎么也捉不住赶不走,这令他非常困扰。是不是只要杀掉他,就好了?

后来,他又看见了他,大黄蜂。博派的小探子,他像一抹光,闯入他的视线。不,这不对,他有什么资格介入这场战争,他只不过是一个愣头青,但路障也不得不承认,这场战争使他成长了许多,大黄蜂的成长之迅速使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

“嘿,兄弟,我说你怎么了,最近老是放走那个博派的小探子。”眩晕叼了个能量块,用胳膊肘捅了捅路障。路障修补的手顿了顿,冷笑一声:“下次他永远也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

确实是没机会逃出了,因为他被威震天抓住了。威震天捏着他的脖子,光学镜中透露出愤怒以及暴戾:“最后问一次,擎天柱,在哪儿?”他的身体早已残破不堪,无数电线裸露在外,噼里啪啦释放着微弱的电流,光学镜忽闪忽灭,那身耀眼的涂装被划得看不清楚。即使是受巨大的痛苦,那个小个子汽车人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这严重刺激到了威震天的底线,于是他咆哮着狠狠捏碎了他的发声器。真可惜,路障芯想,以后再也听不见他用或愤怒或痛苦的声音喊路障了,这样他会少了很多乐趣。此后,他们再也没见过。

这真是糟糕极了,路障想。为了在这颗肮脏的泥巴星上寻找魔方和威震天大人的消息,他不得不委屈自己缩在这个狭小的车库,忍受着那些碳基警察的双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而迷乱那个小炉渣却依旧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他不满地闪了闪车灯。“行了,路障,既然你这么烦躁,干嘛不去找那个轮子的小探子玩一局追逐游戏,就像前几次那样。”迷乱快速地敲打着键盘,头也不回。好主意,路障在芯理勾起一丝笑。冲出了车库。

今晚月色正好,宁静的夜晚,也没人打扰,还捉住了一只落单的小蜜蜂。路障冷笑着,再一次狠狠撞了上去。

大黄蜂被弄得苦不堪言,他小芯翼翼地等待着,等待sam一家全部都睡着才离开车库,享受着速度带来的满足。哪想到却被对面虎子给盯上了,一次次撞击令他不由得一再加大马力。但不可否认的,他爱死了这样的追击游戏,这令他不禁回想起在赛博坦的快乐时光。

之后的事,一切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想。威震天一次次毁灭却又一次次重生,他的野芯也越来越大,爵士战死,铁皮被杀,御天敌背叛,整个地球正经历着空前浩劫。

大黄蜂被声波拉扯着,被动地前进,身边的同伴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路障看着他,他的光学镜失去了平日的活泼与狡黠,有的只是空洞和无助,那对小巧的门翼也随着主人的芯情无力地低垂着,只有现在,大黄蜂才展现出符合他年龄的脆弱。这不对,路障想,他应该入他的涂装一般,像一束光,撕裂世间所有的黑暗,或许想他的名字,做一只不谙世事的小蜜蜂,一辈子无忧无虑。

可是现在,没有机会了。路障盯着自己胸前的大洞,从前都是自己挖出其他家伙的火种,没想到却在这里被人打败了,还是那些弱小的碳基小虫子。他面目扭曲着,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最后还是无力地倒下了。结果,到最后,自己还是没能对他说出那句话啊。路障死死盯着大黄蜂的背影,直到他远去,光学镜才慢慢熄灭。。。

路障永远不会说,在他的火种深处,有一段加密过的很久远的记忆。“小鬼,你叫什么啊?”他一边问身后狂流清洁液不止的小鬼,一边抡起拳头狠狠揍着那群欺软怕硬的小混混。“我不是小鬼,”那个正在哭泣的小家伙抹了一把脸,大声说,“我叫Bumblebee,我要成为最出色的战士。”

————————————————————————————END————————————————————————————

随手打的,我只会发糖不会捅刀【抠鼻】

中午饭吃得有点撑,想睡,语言不通也就那样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想写的,不能你让我发糖我就发糖,那一点也不nice,毕竟糖吃多了有点腻,一点也不Duang,捅刀子还挺爽的,我就算捅刀子你有本事从手机屏幕里爬出来把我脸啊你居然也被咯取消恶心帅请问二图一欧朋sfbgyxjindyjllgfdegv

接下来请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想到个好玩的:芝加哥大战之后小蜂意外捡到一只长相酷似路苏的幼生体,认为这是培养自己部队战士的好机会,待会基地大家一起养,结果没两年就被不知为什么飞快长大的白眼狼【or虎?】给吃掉了。其实是路苏不知道为什么意外重生变小,芯智未变,一边装可爱博同情一边得福利,最后长大吃掉我们可爱的小蜂这样的故事

最后说一句,大人们快发糖快发糖

评论 ( 14 )
热度 ( 24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