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铿锵玫瑰————笼中鸟【系列脑洞】

妈的,突然间又有了个脑洞,不记下来觉得对不起自己,困死了

暂定名为 铿锵玫瑰 拟人,主天红,副不定,想到什么写什么,顺便,因为我对人物真的是一点也不熟悉,bug什么的,以后再说

只是单纯地可能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天火,结合于sg,既温柔又鬼畜,知道自己心爱的小鸟想要回归到原有的生活打开牢笼却又把漂亮的金丝雀栓得紧紧的翅膀折断再也无法飞翔



天火出生于卡隆的黑街上,在他很小的时候,那个生他的女人经常带着不同的男人到他们居住的房子过夜,他从不称那个为家,那里没有家的温暖,纵使壁炉的火烧得再旺,他依旧觉得像是坠入无底的冰窟,冷得直打哆嗦

那个女人带回的男人不同,待的时间也不同。最长的三个月,最短的,只有半个小时。天火觉得她恶心极了,不仅是这个女人,还有这整条街。随处可见倒在路边的醉汉和为了喂养自己的孩子却买不起肉不得不同乌鸦抢仅有一点腐肉的母亲,在这里,做爱和吃饭一样随便,不管是在街上或者是在房子里,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止不住的呻吟。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人可能回趁你熟睡时摸出磨得锋利的刀,刺穿你,取出你的心脏。在这里,永远不要小瞧女人们,因为你保不准她会不会在你一个劲律动的时候杀了你。如果说卡隆是赛博坦的暗的话,那么这,就是赛博坦比暗更暗的地方。

在这里,你谁也不能相信,不能随意与人搭话,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后背留给他人。这些是天火从小就知道的,在这里生活的孩子不是无恶不作的恶棍就是人尽可夫的婊子,可是天火反而不。相反的,他温文尔雅,待人有礼貌,让人误以为在这条街上还有“善”的存在。其实这只是天火的表面,他带着面具欺骗了很多人。有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小妓女,也有讲着兄弟道义的小混混,还有那些牛逼哄哄的黑社会老大,他们都死了,有些是被别人杀死的还有些是被天火杀死的。

天火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去书店看书,很奇怪吧,为什么这里还会有书店?这家店的老板是个脾气古怪的老头,据说本来是国家科学院的院士,不愿意跟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混为一谈,被流放到此。这位老人除了脾气怪以外,才识丰富藏书众多。他看天火天资聪慧,便把毕生所学教给天火【少年人啊,我这里有本《如来神掌》现在不要998,也不要688,现在只需五块五便可把它带回家,五块五,买了你不吃亏,买了你不后悔】

后来天火想离开这里,过新的生活,他想进入学校深造,他希望忘记过去种种,开始新的生活。可是那个女人表示不屑一顾,住在这里的人,除非是死,否则不会有任何机会离开这里,她说天火只是她和不知道哪个男人生出来的狗杂种,一辈子只配被别人踩在脚下,她还说自己今天多叫了两个男人,她养了天火这么久也是该到他赚钱报答她的时候了

于是愤怒的鹅操起刀就把女人给大卸八块了,趁着夜色逃出了黑街。他行走在卡隆街道上,这里光怪陆离,漂亮的霓虹灯照亮了卡隆的天,使人分不清这是白天还是黑夜,赌场门口穿着暴露的兔女郎搔首弄姿,从辉煌的建筑里传来人们的欢呼声和骰子砝码哗哗响的声音,那个古老庄严的会场不时飘出彩旗或是人们兴奋的惊呼。在这里,天火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人。一见钟情是怎么样的感觉?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和对方两个人,一切美好的词汇用来形容他都不够,再华丽的辞藻在他面前依旧苍白无力。现在的红蜘蛛还那么小,有着身为seeker的骄傲,更多的是作为上位者对下位者的鄙夷

天火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只骄傲的金丝雀占为己有,就算不能占有,也要想办法毁掉红蜘蛛。后来他去参加角斗,只为了赚取上学的费用,同时他又努力学习,最后以绝对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青丘地质系。用自己和善的表面,把小红一点一点给骗入了自己的陷阱,就像蜘蛛织网一般一点一点把对方锁死抓住。。。



总之就是想写并不是温柔的鹅,可我真的一点不了解赛博坦,所以bug绝对

有机会就写,现在困死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