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不归

为什么我不能去死

铿锵玫瑰————水中月【系列脑洞】

对于威震天来说,擎天柱是什么? 他是水中月,是镜中花,他可望而不可及,是潜藏于心底的最美好。就好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偶然见到了绿洲的幻象,明知道那不是真的,却依旧忍不住走上前。擎天柱于威震天,就好像隔着水看月亮,看似离得那么近,实际却是那么远,如果去碰触,那些美好便会支离破碎。所以他只能远远的远远的看着他,用表面的暴戾掩盖他对他的爱,掩盖他内心的柔软。


震天威原是矿上的矿工,矿洞黑暗潮湿而且危险,每天每夜都可以见到那些虚弱的矿工们被抬出矿。赛博坦的清晨,他站在山上,沉默地看着那些工友们同亲人们分别,他总觉得很悲哀,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中很多人撑不了多久就死了,可他又觉得很羡慕,因为长久一来他都是孤身一人,他内心的委屈无从倾诉,他对于未来又有着无尽的迷茫。


后来他遇见了奥利安,那时的他只是个学生,很青涩很倔强,只是因为跟自己的养父和老师闹脾气就离家出走。那时的奥利安以为外面的世界跟铁堡一样美好,人们彬彬有礼待人热情,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那样的世界呢?有光的地方就有暗,有善必定会有恶。震天威从小混混手里救下了奥利安,并把他带回了家。他们成为了朋友,震天威带着他探索暗藏在辉煌中的腐烂,贫穷、糜靡、肮脏、淫靡。后来奥利安被他的养父御天敌带回,而震天威因为御天敌的干预被迫失业。


震天威成为了角斗士,他是真正的角斗之王,无数人为他疯狂。只要有他的比赛,当天的入场劵往往千金难求。人们被他的霸气所折服,认为他是天生的战士,但很少有人知道比起战士,他更是一位杰出的诗人。那些温柔的诗,关于初春时的娇嫩的花,冬季笼罩在铁堡的一层薄薄的雪,雨打在窗户上奏响的乐章。。。他把这些东西一一记录下来,想把自己认为的最美好和对奥利安的思念传递给他,震天威相信,不管相聚再远他们也定会再见。


后来,震天威改名为威震天,因为受不了贵族的压迫,他带领着一群反抗压迫的人民站起来了,他们势要将这个腐朽的社会搅得天翻地覆。他希望,自己可以建立一个更美好的国家,没有压迫,幸福和平,阳光可以照耀在赛博坦最阴暗的街道,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与快乐,而不是终日惶恐对未来没有任何期望。而他,他希望自己可以有个小家庭,有一个小花园,养一条狗,温暖的午后,他坐在花园里默默写诗,他美丽的妻子和他可爱的孩子在一旁玩耍,当他写完诗后,抬起头与妻子对视一眼,一种淡淡的温馨与感动环绕在四周。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奥利安可以跟他一起生活。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对奥利安真正的感情,是爱啊,他想,他们可以一起改变这个腐朽的国度,一起创造属于他们的新生活。


当他的部队打到铁堡时,他见到了他,他伸出手,常年征战令他充满了战场的硝烟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暴戾:“你愿意跟我一起,改变这个社会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不抛弃永不分离。”“不。”奥利安摇摇头,他早已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他更加内敛温和,“你错了,威震天,就像你已经从震天威变成了威震天,我也不再是奥利安,我的名字叫擎天柱,人总是会变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如果你愿意放弃战争,我们依旧是朋友。”他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他是擎天柱,为了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他绝不允许自己退缩,他把自己对震天尊的感情深埋在心底,他们不能在一起,也无法再在一起了。






委实说,我知道我这一系列的脑洞里面的人物只不过是披着相同名字的陌生人罢了,有人说:“这真的是我认识的他们吗?”可我就想试试。


铿锵玫瑰,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很喜欢这个词,在我看来玫瑰虽脆弱但依旧是非常坚强的【笑】有人告诉我,关于我的天红《笼中鸟》篇章反而更适合塔恩和药师,可我真的一点不了解这两只【耸肩】嗯,我希望可以写出绝对不同于原作却又不脱离原作角色的作品


接下来还有几个相关脑洞,分别是


路蜂《白月光》你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可远观不可亵玩,只愿我能永远守护你的纯洁


双波《彼岸花》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花朵花叶永不相见


双子《双城纪》你我那么相像,却又那么不同,我曾经找到了你,可在同一座城里把你给弄丢了


整个故事框架还在构建中,真心希望写出来后会有人喜欢,就算不喜欢,我想我也会码完吧


评论
热度 ( 4 )

© 鹤不归 | Powered by LOFTER